流苏良苑

听说小美人儿是锦鲤,以后就在我身边不要走了
春困夏乏,身懒怠动,永昼销魂,身体愈发不好…
已经不止是一条咸鱼了,可能是条鱼竿【划掉】…干…

路过千年(胡蔺)

厚重的石门被吱吱呀呀的推开,男子挥动双手,灰尘跟着他的动作上下飘动,最终归于沉寂。这是一个南北朝时候的墓穴,空气中飘荡着木料腐败的气息,精美的壁画甫一接触空气,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化成了粉末,果然是年代久远了。

重重墓室与棺椁的保护下,一个沉寂多年的生命正在慢慢苏醒。

“唔…我这是在哪呀?怎么昏昏沉沉的?这里是哪里?床板好硬…”

胡八一跟王胖子冒险探墓,必要的程序还是要走的,毕竟关乎性命。东南角的烛火明灭了几下,终是燃了起来,胡八一悠悠的叹了一口气,两人默契的往墓穴里走去。越往里走,温度反而越暖,有细微的水流声传来。几人经过一番查找,触动机关,石门应声开启。

眼前的景象倒引起了胡八一的兴趣,天然的温泉水咕咚咕咚往外冒着,顺着墙沿的石槽围绕着墓穴形成一个循环,使得墓室温度宜人。一般来说,墓穴都是以干燥的环境为宜,毕竟尸体容易腐化,水分越少,腐化的越轻微,而这座墓穴却反其道而行,像是故意用水滋养墓主人一样,胡八一被自己的想法吓得寒毛竖起。

能把温泉水跟墓建在一块,说明建墓的人是个精通四象八卦和风水地理的行家。胡八一不是没意识到墓室的不寻常,但烛火似乎烧的很好,就算是不寻常也不会有粽子之类的东西。石椁上雕刻的图案似乎跟大多数的墓穴不一样,一头栩栩如生的麒麟包裹了大半石椁,麒麟的头上突兀的站着一直白鸽,完全看不懂的图腾,胡八一沉思的空挡,王胖子已经趴到石椁前用力的推了两把,王胖子原以为是石椁太重,拿出撬棍才发现这石椁打不开。

“他娘的,这什么物件?怎么打不开?”胡八一绕到王胖子的位置看了看,又走回原来的位置。

“嘿,你别光看,这怎么开呀?”

“胖子,这棺椁不太对,要不咱别开了。”

“别呀,哥哥,上次带着那美国妞就什么也没捞到,这次再白来胖爷我真的揭不开锅了。”胡八一无法,指了指王胖子跟前石椁上面的麒麟角。

“看到那个没?鸽子踩着的那个角,按一下。”王胖子做好准备,按下麒麟角,石椁应声轰隆隆开了一半。

“好家伙…这棺材都是花梨木的…”王胖子对着里面几乎没怎么损坏的棺材用力,推开了一掌宽的一条缝,手还没拿开,一个毛茸茸、疑似人头的物件就撞到他手上,王胖子汗毛倒竖,骂了句娘就死命拉着盖子轰的一声关紧。

“怎么了这是?怎么又关上了?”胡八一还一脸懵,王胖子边往衣服上擦手边喘着粗气。“嘿,这里边有个绿毛粽子,好像还热乎着,幸亏爷关的快。

”蔺晨在混沌的空气中看到一丝光亮,刚抬起头就被突然关上的棺盖儿撞了头,一声闷哼愣是让关棺材的声音盖了过去。胡八一摸了摸光滑的石椁,倒吸一口凉气。

“王胖子,你有没有感觉这石椁有点不对?”

“怎么不对?嗯?这麒麟怎么都成粉末了?”随着麒麟化成碎屑,那鸽子突然闪现出微弱的光,两人都被光芒吸引,就在这时棺盖“咚咚咚”响了起来,就像有人在敲一样。

“胖子快走!”两人反应再快也预料不到这样的变故,眼看着外棺室的石门落下,两人一边一个在内棺室两侧蹲守,也不敢开手电,等着新鲜出炉的绿毛粽子。

内棺室的响动终于停了,他们能听到有什么东西从里面一步步的往外走,两人大气都不敢喘,就在那东西要走到门口的时候,胡八一突然开了手电往那东西眼前照去,那东西本能的用手一挡,胡八一看到了一双好看的手。王胖子可不管这么多,一铲子就招呼过来,胡八一喊也来不及了,也亏王胖子机灵,知道不对,铲子翻到平滑的一面,没有让蔺晨血溅当场,却让他当场晕了过去。

蔺晨再醒来,手脚都被绑着,头上两处地方疼的厉害,让他知道他现在活着。
“嘿,醒了?你是什么高级粽子?活了这么多年?还化成我哥们的样子,当你胖爷傻是不是?”蔺晨张了张嘴,嗓子还没适应过来。
“嘿?不说话是不是?”王胖子上手就要打,幸亏八一拦着。
“你是活人吗?为什么在这里?”蔺晨看了看两个人的装束,还以为是外邦商人。
“不知两位为何出现在这里?还将我捆成这样?”胡八一蹲下身看着跟活人一样的蔺晨,伸手解开他手上的绳索。
“胡八一你他妈疯了?”王胖子跑过来阻止已经来不及,蔺晨已经自己动手解脚下的绳索了。
“胡…八一,这名字好生奇怪。”蔺晨转头看着跑过来的胖子。
“喂,你这个…呃…胖子,刚刚已经打了本阁主两下了,再轻举妄动我可不客气了,怎么说本阁主也曾经在千军万马中救过人…”

蔺晨恍若有所思,撸起袖子发现了手臂上拳头大小的麒麟印记,不再说话。

没有一件事情是时间解决不了的,如果还没有解决,那可能是时间还不够久…

啥玩意儿?想搜个王一博做头像,拉到底没了?LOFTER你到底想咋的?

负责任的说,唯毒粉都是辣鸡

祝贺你出道,请加油

超越坐稳就好,我们支持你↖(^ω^)↗

流言蜚语并不可怕,可怕的是你的退却会毁了你自己,所以请你坚持

人家只是眼睛疼,不是翻白眼,解释一下,你们要说人家没实力,没实力就没实力,可现在说的是翻白眼的问题,这是逻辑问题啊

依稀盛夏
新生水鸭

人生就是这样,有赫赫扬扬,也有纷纷扰扰,我懒得记。